普陀信息港

当前位置:

至尊神农 第八百零五章 忍一时

2020/01/16 来源:普陀信息港

导读

至尊神农 第八百零五章 忍一时武潇云这才明白,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的实力远在他之上,但这小子似乎并不想让他多难堪,因而并没有对他发起

至尊神农 第八百零五章 忍一时

武潇云这才明白,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的实力远在他之上,但这小子似乎并不想让他多难堪,因而并没有对他发起攻击。

“吉师弟!停手吧!”

武潇云明白,现在他们讨不到好处,他朝江小白身后的宋士杰看了一眼,咬牙切齿,心想宋士杰杀了人,一时半会也跑不了,就暂时让他多活几日,等他遣吉太元回去,请来铁剑门的长辈过来,再向静慈观要人。

吉太元听了武潇云的话,虽然是收了手,但是却皱着眉头看着武潇云,实在不明白武潇云为什么要停手。

“武师兄,难道小武师兄的仇咱们不报了吗?”

武潇云道:“当然是要报的!此仇不共戴天!这里终究是静慈观,咱们在这里动手,那是不给主人情面!静慈观与我派素来交好,你我不应在这里动手。”

凌燕抱了抱拳,沉声道:“武师兄,你能体谅我的难处,我在这里先谢过了。”

话音未落,苏绾连同几名静慈观的弟子便落在了这里。苏绾刚刚得到消息,立马就赶了过来。看到地上武潇霆的尸体,她的脸上浮现过一抹愁容。

这次的相亲大会,圆镜师太为了锻炼她,便让她全权操办,谁知道她第一次操办相亲大会,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说她在圆镜师太那里没办法交代,就是自己这一关,她也过不去。

苏绾向来对自己要求严格,出了这种事情,首先想到的便是自己办事不力。

“苏师叔!”

武潇云和吉太元皆是一抱拳,而后武潇云竟跪在了苏绾的面前,热泪盈眶。

“苏师叔!求你为我做主啊!一剑山的恶贼杀了我的弟弟,血债血偿,此乃天经地义啊!”

苏绾将武潇云扶了起来,道:“师侄,节哀顺变!这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还死者一个公道!”

苏绾随后便命两名弟子带走了宋士杰。武潇云跟着苏绾离开了,在离开之前,他已经做了安排,让吉太元即刻赶回铁剑门,请铁剑门的长辈赶来静慈观。

吉太元不敢耽搁,接到命令之后,立即便赶去了铁剑门。

江小白在天阙峰上没有找到若离,心想若离说不定去了红雨峰,便赶去了红雨峰。

到了那里,找了好一会儿,这才找到若离,原来若离已经和静慈观的一名女弟子勾搭上了,两人正坐在一株桃花树下的芳草地上聊得开心。

看到这个场景,江小白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要是现在上前去带走若离,怕是这个静慈观的弟子就要不高兴了,但如果告诉静慈观的这个弟子若离是女儿身,静慈观的这名弟子怕是要在心里怨恨死若离。

这境地实在是两难,江小白犹豫了一下,计上心头,走上前去,咳嗽了几声。

“咳咳……”

若离听到声音,瞧见是江小白,心想自己也该回去了,她已经玩够了,觉得没什么意思。她毕竟是个女人,两个女人坐在一起说一些卿卿我我的话,总让她感觉到不舒服。

“霜雨师姐,我的朋友来了,咱们以后再聊吧。”

若离站了起来,向坐在地上的静慈观弟子霜雨一拱手。

霜雨连忙站起身来,道:“我们聊的好好的,你干嘛急着走呢?是不是看不上我?”

“我有些急事要处理,下次再说吧。”

若离急于脱身,谁知道霜雨已经相中她了,抓住她的胳膊不放手。

“你要是相不中我,也得给我一个说法啊!”

若离急了,一把扯下头上的帽子,如瀑的秀发散落下来。

霜雨登时便是一怔,痴痴地瞧着若离。

“这下你该明白了吧?”

也不管霜雨是何想法,若离一把甩开她的手,与江小白快步离去。

二人回到客房,若离赶紧把门给关了起来,生怕霜雨追上来似的。江小白不悦地道:“你干的好事!”

若离道:“我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就对我动了心,真是奇了怪了。我原本就是想找个人解解闷子而已。”

江小白道:“你差点捅了大娄子了!要是那女孩追究下来,你让方静雯怎么办?咱们是她的朋友,可不是别人的朋友。”

若离吐了吐舌头,笑道:“好了好了,你别生气了,我下次不这样做了。”

江小白道:“这次相亲大会出事了……”

他把武潇霆和宋士杰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若离。

“那个宋士杰虽然讨厌,但是武潇霆这样咄咄逼人,也确实是该死。”若离道:“如果我是宋士杰,我也会杀了他。”

江小白道:“眼下宋士杰被静慈观给拘禁了,我想他应该是没什么日子可活的了。”

若离道:“铁剑门欺人太甚!”

江小白道:“若离,我觉得静慈观这地方我们还是不要久留为妙。各门各派来了那么多人,你我万一被认出来了,可是个麻烦事。”

若离道:“臭小子,反正你去哪里我去哪里,你要是觉得这地方不能呆了,那咱们就走好了。”

江小白道:“那好,咱们明儿一早便离开静慈观。”

二人正聊着,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若离一阵心惊,紧张地看着江小白,还以为是霜雨追过来了。

“小兄弟,你在房里吗?”

门外传来的声音是苏展超的。

苏展超和韩晨刚刚回来了,出了武潇霆被杀之事,这一届的相亲大会便算是完蛋了。

现在是大白天,江小白再也没办法装睡了,便隔着门道:“苏师兄吧,有什么事吗?”

苏展超笑道:“没什么事情,我带来了美酒,想与小兄弟你多饮几杯。”

若离看着江小白,摇了摇头。

“苏师兄客气了,昨夜之事不必挂怀,我只是看不惯陈太吉的那副嘴脸罢了。”江小白道:“我今日有些乏了,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喝酒就算了吧。”

韩晨道:“小兄弟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啊!我们诚心诚意来谢你,你总得开门见上一面吧!”

苏展超道:“是啊,我还特意带来了我们五仙观的佳酿,希望能与小兄弟痛饮几杯。”

泰兴市中医院
辉县市妇幼保健院
常州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济宁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湖北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