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2018-09-15 10:38:50

娘是一位最普通,最普通的庄稼人。她老人家善良,勤劳,慈爱。印象里娘从没有和人家吵闹过,成天默默的为家付出,为我们付出,不分黑夜白天,不论空闲忙碌。由于父亲早些年在村里干支书,家里所有的家务事,农活,全都落在娘柔柔的肩上,身材娇小的娘硬硬扛起我们的家。

娘很善良。娘从不打骂我们,和邻居相处的很好,我们一庄外姓的人,岁数大的都叫娘,“大姐,”岁数小的都叫“大姑。”娘人缘很好,娘又巧。在那个极其贫穷的年代的时候,娘经常给人家做鞋子,缝剪衣服。娘说“我们一庄的人家,过去家家户户都穿过娘给他们做得鞋,缝剪的新衣服。”

等到娘生我的时候,娘奶水不够,我天天饿的哇哇大哭。我的大娘婶婶们,甚至嫂嫂们,都主动跑来喂我。宁愿自己的孩子挨饿,也先喂我,都是因为娘好,人心换人心换来的。别人家的孩子那时都很瘦,唯独我白白胖胖的,娘说我是喝百家奶长大的。

娘很勤劳。分田到户后,娘 干活不分白天黑夜。父亲生性懒,我和姐姐们都还小,娘成天在地里,不怕苦不怕累的干。人家地里长满草,我家田里最干净没有草。分田后,我家第一个种西瓜,娘和我姥爷学的,一种一亩多,等到西瓜成熟后,拉到县城去卖能卖很多钱,比种小麦玉米强多了。第二年在娘的带领下村里很多人家都改种了西瓜。直到现在,在邳州市里,等到西瓜熟了的季节,你要说,我的西瓜是艾山前的西瓜,那就好卖,那西瓜特甜特出名。

那年,我刚上初三,和我一起玩的伙伴家种大棚黄瓜,我看他家大人给黄瓜喷一种化肥,叫磷酸二轻甲,又叫叶绿素,能提高产量。于是,我也到官湖买一包,没和娘商量就自作主张给喷在一亩半的西瓜田里。由于是白天喷的,太阳又毒,用的剂量又大,不到中午,整个瓜田,所有的西瓜秧和叶子,都好像用热水烫过一样,软塌塌的。我知道我闯大祸了。娘看到后没有责备我,但我从娘的眼里,看到了娘的痛!这一块西瓜田是俺家一年的收成指望,是俺家一年的花销开支,是俺家的零用钱,人情来往的支柱。这季子西瓜的希望,叫我全给毁了。邻居们都来劝娘,别难过。舅舅急的追着打我,那时父亲正好到邳县去开学习会了,没有在家。娘却说:“孩子是好心,不能怪他,儿子没事的,不行,咱把地抄了,种早玉米,权当今年没种”。真的,那时我自杀的念头都有。很晚了,娘在瓜田都没回来。第二天早娘才回来,一身的泥水,很疲倦,姐姐一问才知。娘挑了一整夜的水,把一亩半的西瓜不是浇一遍,而是灌了几遍。从瓜田到龙凤鸭河边来回有一里多路,娘一夜挑着两个大铁桶,得跑多少趟。几乎挑干了龙凤鸭河的水。老天也似乎被娘的辛苦感动了。从那天起下了三天的大雨,我家那一亩半的西瓜在我的泪水,娘的汗水,龙凤鸭河的清澈的河水,老天的甘露下,神奇的活了过来,并愈发郁郁葱葱,长势良好。那年我家的西瓜结的最大,收成最好,卖了很多钱。邻居们事后都说“是娘浇的及时,要不然,那块西瓜田准废掉”。

娘对我们几个孩子很严厉,从不溺爱我们。记得小时候我和同伴打架,受了委屈,到家很想扑在娘怀里嗲嗲。可迎来的是几个巴掌,并严厉的和我说:“记住,以后不管和任何人,都不要打架,”。我牢记娘的话,从小就不和别人发生争执,有理我也让人三分。

娘很孝顺。我爷爷83岁时两腿就不能走,睡在床上,都是娘擦屎端尿伺候了三年。都说“床头百天无孝子”可娘整整孝顺了三年,直到爷爷老的逝去。

我在上海呆时间长了,每次回家后,都水土不服,又拉又吐得好几天,娘疼在心里。娘向人打听了一偏方,用小毛香的根烧茶喝,能治好。由于小毛香野生的很少,娘就在艾山上到处寻找,费了很大劲才找到。娘说“当看到小毛香时,就好像找到人参一样惊喜”。每次回家喝的第一口水,就是娘早以给准备好的小毛香茶。虽然很苦很苦,但我从不放糖,苦在嘴里,甜在心里。

再多的话也说不完娘的好。

再大的纸也写不完娘的恩!

现在娘在邳州带着我儿子在明德读书。我让娘来上海,过十天半个月,娘又吵着回去。说“在这住不惯,离不开老家”。娘放不下老家,放不下父亲。

又一年的母亲节到了,只言片语寄托儿的心,愿娘身体健健康康,永远长寿!

4寸潜水泵
北京光纤熔接机
山水世纪-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