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弑天剑仙 第七百二十二章 时过境迁

2020/02/15 来源:普陀信息港

导读

弑天剑仙 第七百二十二章 时过境迁岁月悠悠,四十年一晃而过。四十年,对于凡人而言,已是人生过半,可对于修行者来説,可能是一次短程航

弑天剑仙 第七百二十二章 时过境迁

岁月悠悠,四十年一晃而过。

四十年,对于凡人而言,已是人生过半,可对于修行者来説,可能是一次短程航行所需花费的时间。

不过对于站在真仙层面的人族高层而言,四十年的时间里,足以将大多数能够打听到的消息顺利打听,同样可以将一些非修行一门的谋划布置妥当。

云虚疆域。

自从天地榜单角逐期间出现的那场闹剧,整个云虚疆域大多数dǐng级强者为了仙阳至尊洞府围杀6青河,并且被玄仙至尊化身重责后,整个云虚疆域都显得冷清了许多。

不止受到波及的玄仙府、众仙圣殿、世家联盟,连带着星神殿这些年里都颇为低调,尽管该趁机侵占众仙圣殿、世家联盟的地盘时不曾丝毫手软,可在对待那些天才散修的态度上,已然不再是犹如先前那般,直接动强。

如此一来,倒是让云虚疆域底层修士得到了宝贵的喘息时间,对于造成这一幕的6青河也是暗暗感激。

此刻,众仙圣殿所在的星6上,显得颇为平静。

众仙圣殿乃是由三尊仙皇组成的霸主级势力,且在云虚疆域扎根多年,尽管倾天仙皇、冰魄仙皇二人被配边疆,可仍然有二殿主秦无末这位仙皇坐镇,再加上数位仙王辅之,除了星神殿以外,寻常势力亦不敢轻易招惹。

不过和以往山门平静不同,此番的众仙圣殿却显得颇为热闹,殿内包括二殿主在内所有人,全部汇聚在众仙圣殿前的广场上。

原因无他,被配血渊的众仙圣殿诸多高层,在经历了无数生死搏杀下,终于返回,眼下,他们一行众人就在这里迎接。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际尽头一艘界虚神舰突兀自空间中跳跃而出,直往众仙圣殿驶来。

不到片刻,好几股强大的气息已经席卷而来,带着一种铁血杀伐的气息,弥漫整个众仙圣殿。

感受着这股气息当中的那种尸山血海,诸多众仙圣殿前来迎接的弟子、长老,一个个不禁脸色白,就连秦无末殿主也是深吸了一口气。

好一会儿,他才dǐng住这股骇然的气势,微微上前,对着那自界虚神舰上大步而来的一行人大喊道:“恭迎大殿主杀出血渊,顺利回归。”

“恭迎大殿主回归!”

随着秦无末的大喊,其他修士亦是稍微从那股尸山血海的气息当中回了回神,顺着秦无末殿主声音,大声附和。

“回来了……”

冰魄仙皇看着下方迎接的诸多弟子,又看了一眼前方这片熟悉的山门……

明明他们离开云虚疆域前往血渊还不到一百年时间,可联想到血渊当中的种种经历,却让她恍如隔世。

“终于回来了。”

冰魄仙皇身后,一个浑身上下同样散着恐怖气息的女子低声自语着,语气当中充满着冷冽。

“大殿主……”

秦无末招呼着冰魄仙皇,而后目光往冰魄仙皇身后望去……

六道身影……

然而,这六道身影,除了两人以外,却无一例外,让他感到极其陌生。

而原本和冰魄仙皇一道被配血渊,按理説应该一起回来的倾天仙皇、太乙仙王、罗刹仙王等人,却是看不到半分踪影……

“大殿主,三殿主和几位仙王……”

“陨落了。”

冰魄仙皇神色中带着一丝黯然。

“陨落了!?”

秦无末心中微微一窒。

血渊当中的恐怕他不止一次听説过,可是不想,众仙圣殿的众人去了不到百年的时间,居然陨落了一位仙皇,数位仙王……

需知,这段时间当中血渊当中并没有生什么大规模战斗啊!

“你放心,虽然倾天仙皇和太乙仙王、罗刹仙王等人陨落了,但我们众仙圣殿现在的势力相较于先前而来,只会强,不会弱。”

冰魄仙皇説这番话时,神当中充满着傲气。

“呵呵,冰魄仙皇自从得了玄光仙帝的绝品仙器——定光盘后,已然具备正面斩杀神兽妖祖的能力,怕是对上仙帝,都能正面抗衡,毕竟玄光仙帝可是当年人类六大至尊之一——太阴至尊的亲传弟子,定光盘乃太阴至尊赐予玄光仙帝的保命之物,乃是玄仙手笔,威能岂是寻常。”

这个时候,琴绝仙王身后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道。

“这位道友是……”

秦无末往这个看上去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望去,有些疑惑。

“这位,乃是来自斩神界的神一仙皇,神一仙皇尽管只是仙皇,可曾在斩神界立下天大功劳,得伟大的斩神至尊赐予一卷剑阵术,可谓斩神至尊记名弟子,眼下正在周游六界,在血渊当中和琴绝仙皇结成好友后,受琴绝仙皇邀请前来我们众仙圣殿暂住,神一仙皇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我虽有把握和仙帝抗衡一二,却不敌神一仙皇的无上剑阵,因此,神一仙皇虽为仙皇,却不逊色于真正的仙帝。”

“斩神至尊赐予的一卷剑术!?”

秦无末心头骇然,斩神至尊虽是人类世界目前所存的六大至尊之一,可其手段却远非玄初至尊所能比肩。

玄初至尊修行的乃是因果一道,擅长因果推演,而斩神至尊,他所修行的却是剑阵之道,剑阵杀伐之术天下无双。

这位至尊当年机缘巧合,得以参悟天地开辟之初的六道轮回,自六道轮回中领悟六狱轮回剑阵,手持鬼神剑、人神剑、兽神剑、天神剑、修罗剑、狱神剑纵横天下,他当年曾以此剑阵困住草木精灵之祖大榕树祖,当着大榕树祖的面,生生击破草木精灵前线三座堡垒,斩杀神兽妖祖、普通妖祖不计其数。

就杀伐之术而言,整个人类历史上斩神至尊都能位列前五。

不过斩神至尊记名弟子的身份虽然了得,但秦无末却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冰魄仙皇对琴绝仙王的谓称上?“仙皇!?琴绝仙皇!?大殿主,您刚才是説……琴绝仙皇?”

冰魄仙皇微微diǎn了diǎn头,颇有些唏嘘道:“这近百年来琴绝师妹历经无数搏杀,终于寻得突破契机,顿悟大道契机,一举踏入仙皇门槛,目前已是一尊货真价实的仙皇强者。”

説到这,她微微一扬眉:“有琴绝仙皇在,再加上神一仙皇会在我们众仙圣殿长住,我们众仙圣殿的综合势力相较于先前而言,只强不弱。”

“好,太好了,我们众仙圣殿这段时日,可是被星神殿的赤月仙皇侵吞了不少疆土,眼下琴绝仙皇和大殿主回归,再加上神一仙皇相助,那些被星神殿吞下的疆土,我们必将再让他吐出来。”

冰魄仙皇的话,让秦无末顿时激动了起来。

这近百年的时间里,众仙圣殿被星神殿一再压迫,秦无末自是憋屈至极,眼下有了实力,自是要第一时间反击。

“这个不急,我来这里的主要原因还是为了帮助琴绝师妹扫灭障碍,剪除心魔。”

神一仙皇从容不迫的説道。

“心魔?”

秦无末微微一怔,马上联想到了什么:“琴绝仙王的心魔,莫非是那6青河?”

“我隐隐自血渊当中得到的消息,那6青河已经失去了玄初至尊的庇护,并且勾结灵族,现在人人喊打了吧,若非逃到了玄元星海当中,怕是早已被挫骨扬灰。”

琴绝仙王语气冰冷的説着,在提及6青河三个字时,分明有着刻骨铭心的恨意。

需知,6青河所属的东玄剑宗乃她座下附属势力,当时的她堂堂仙王,却奈何不了座下附属势力的一个小辈,反而被这个小辈引得玄仙关注,最终导致她被配血渊……

这对任何一个修士而言,都是毕生之中奇耻大辱。

“这个……琴绝仙皇和神一仙皇打算入玄元星海追杀6青河?”

“不错,我也会和神一仙皇、琴绝仙皇一道入玄元星海,玄元星海尽管混乱,但我相信以我们三人的修为,踏入其中斩杀了6青河后再全身而退并不算难。”

冰魄仙皇道。

“这个,大殿主,我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冰魄仙皇的话顿时让秦无末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个6青河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一路上过来已经侧面打听清楚了,这个小畜生成长度确实极快,四十年前,已然能够力压仙皇了,不过,最终不还是被霜羽仙帝给追得逃入玄元星海么,仙皇和仙帝间的差距不必仙王和仙皇,我相信有神一仙皇的剑阵之术相助,擒下这个小畜生让琴绝师妹一雪前耻并非什么难事。”

冰魄仙皇显得自信满满。

“被霜羽仙帝追得逃入玄元星海……”

秦无末苦笑了一声,道:“大殿主,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实际上,你所听闻的这些消息,是众人为保全霜羽仙帝脸面而流传出去的……6青河被霜羽仙帝追得逃入玄元星海事宜,还有另一个説法……”

冰魄仙皇皱了皱眉头:“什么説法?”

“6青河实际上在玄元星海外已经被霜羽仙帝围住了,并且以天地战场所困,和霜羽仙帝一同出手的还有龙谛疆域龙家的龙妙仙帝

,以及负责辅助的龙玉仙皇、龙鳞仙皇、飞星仙皇、破藏仙皇……但,最终的结果……”

説到这,秦无末的语气微微一顿,眼中隐隐带着一丝惊惧和难以置信:“最终的结果……6青河击败霜羽仙帝,夺天地战场,斩龙妙仙帝,斩飞星仙皇,斩龙鳞仙皇,生擒破藏仙皇、龙玉仙皇后,入玄元星海而去!”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