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冷王怪妃 第八十二节 身不由己怎奈何

2020/01/16 来源:普陀信息港

导读

冷王怪妃 第八十二节 身不由己怎奈何“言王爷当真如此绝情,我也不必手下留情,托言王爷的福,在柳城我若想对付一个人,倒还不难。”柳燕尔语

冷王怪妃 第八十二节 身不由己怎奈何

“言王爷当真如此绝情,我也不必手下留情,托言王爷的福,在柳城我若想对付一个人,倒还不难。”柳燕尔语气中的冷冽让东方辰言为之一振,他未曾想过她竟会如此直接就告诉他,这也代表着这几年在他的纵容下,她的实力确实增进了不少。

“你想如何?”东方辰言知道她想对付的那人定是雪凡音,雪凡音身边虽有那么些人护着,可只要有一点危险存在,他都不许。心里真有一个人,就不绝不允许她会受到什么威胁,她身边有任何危险因素存在,东方辰言现在大抵如此。

“王爷,我要的已经说了,我这儿还有一个消息,不知王爷愿不愿留下来听听。”说着为东方辰言斟了茶,双手奉上,“王爷该知,不是所有消息您的人都能查到,比如灵王,比如月城……”她知道她的话已经让东方辰言犹豫了,便不再多说,任由他考虑。

东方辰言尽管不愿,可他知道柳燕尔没有骗他,于是接过她手中的茶,坐在方才的凳子上,“你说。”东方辰言终是妥协了,雪凡音说得没错,到如今这个位置很多事已由不得他选择。

夜过三更,雪凡音知东方辰言回来的可能不大,见床上的是非早已熟睡,雪凡音吹灭了蜡烛,躺在是非的旁边,雪凡音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许是累了,便沉沉睡去了。

“秦诺,你爱东方辰言对不对,你不愿意离开他对不对,你愿意继续做雪凡音对不对?……”一连串的问题让雪凡音从睡梦中惊醒。醒来时,发现东方辰言就在身边,“回来了。”雪凡音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从床上坐起身子。

东方辰言想过好多如何与雪凡音解释的措辞,却未曾想她什么的没问,只是简简单单三个字,却让他感到家的温暖,如同已经多年的老夫老妻一般,“回来了”,他用手指替她理了理蓬松的秀发。

“辰言,你上次说安排我与雪家的人相见,能不能尽快?”雪凡音对这身体的主人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她想着,或许是因为这主人的魂魄尚存在体内,听到上次她与东方辰言的谈话,迫不及待地想见自己的家人了,或许与雪家的人相见后,她就不会常常到梦中给她传话了。

“怎么了,我今晚便让你们相见。”这几日东方辰言一直不曾提起,也是想着雪凡音与雪家的人迟见一日是一日,如今想着雪凡音主动开口了,自是拖不下去了,昨夜柳燕尔说的那番话,倒让东方辰言觉得,雪家的人若能在雪凡音身边,她便多了几分安全。

“辰言,记得我与你说过,我不是原来那个雪凡音吗?”雪凡音想了想,还是把实情与东方辰言讲得好,说不定他见多识广,能给她什么答案。

“我只要现在的你,以前的事我不管。”

“我知道”,雪凡音握着东方辰言的手,“我之前叫秦诺,这身体的主人才是雪凡音”,未免东方辰言等会儿听不清她的讲的什么,雪凡音先明确了自己的身份。

“我猜想雪凡音的魂魄一直在这身体里,只是我不知她为何不自己掌控自己的身体,之前偶尔我也会与她有些感应,可自从上次与雪家的人相遇后,我与她之间的感应越来越强了,尤其是到了柳城之后,这几日雪凡音常常出现在我梦境中,我不经意间总能听到她的声音。”

“秦诺?那以后我叫你什么好呢?”东方辰言抚摩着雪凡音的手道。

“我喜欢雪凡音这个名字,也习惯了,秦诺是以前的。”她真的很喜欢雪凡音,对于秦诺,如果可以,她愿意选择遗忘。

“嗯,凡音”,东方辰言在她额头落下一个轻轻的吻,“你是怀疑这一切都与雪家人的出现有关。”不必雪凡音多说,东方辰言便知道她话中的意思。

“毕竟她才是真正的雪家人,而那些是她的家人,她应该很想见他们吧。”与雪家人相见雪凡音是害怕的,怕他们看穿,血浓于水,他们或许会看出她的不同吧,雪凡音紧紧依偎在东方辰言怀里,她怕哪一日真正的雪凡音回来了,她们各自归位,再也不能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于是她双手紧紧环着东方辰言精壮的腰。

东方辰言感受到她的不安,虽不知为何,却也握着她的手调了调位置,顺势将雪凡音紧紧拥入怀中。

“娘亲,这是花楼主命人传来的信,信中说雪家马上要与雪凡音相认了,咱们该如何?”花情收到第一剑命人加急送来的信件,打开看信中的内容,便急忙与花弄国国君商量。

“他们还真不安分,雪极融都不愿回他们雪家,他们还非贴着让雪凡音回去,信中可有说来的是何人?”花芯深知,知己知彼,才能想出克敌之法。

“花楼主也不知他们在雪家的地位,只是一位老者与一位年轻人,那年轻人是老者的义子。这还有花楼主画的画像。”说话间,花情将第一剑画的画像递给了花芯。

“亏他想的周全。”花芯打开画像那一刻瞬间呆住了,“只可惜……”她摇了摇头,拿给了花情。

“哈哈哈……花楼主也太有才了。”花情看着手中的画像哭笑不得,“娘亲,雪家的人真长这样吗?”花情指着画像上的人问道。

“倒是五官齐全,只是这样的画像三岁小孩都能画得出来。”花芯看着第一剑这画功,真不想多说什么了,他想得确实挺周全的,可惜技术不行,画与不画没什么区别。那眼睛一大一小的,鼻子只是随意一勾,嘴巴还歪着,眉毛耳朵左右高低各不同,唯一能辨别出的就是老少之分,老者的胡子画得倒还有几分像样。

“娘亲,咱们是不是该给花楼主找位画师,还有这画可不能让旁人看到了,否则有损他那冷峻的形象。”花情把这画与第一剑那张脸在脑子中一对比,莫名的喜感,好不容易停下来的笑声,又开始了。

“情情,命人速速传信给他,旁的不打紧,只一点,不能让雪家把雪凡音带走,必要时让花楼主把她带来花弄国,我看雪家人会不会找上门。”

“是,雪家人来了正好算算旧账。”花情立马正色,做起正事,她也是一点都不含糊的。

“情情,女孩子还是该温柔些”,一个柔软的声音在她们身后响起。

“爹爹!”花情在他面前总是充满了小女孩的娇气。

“相公,你怎么来了?”花芯知道这大殿他一向不喜,对于政事,若非她主动提起,他也懒得过问,只是不知今日怎会主动过来。

“再不回去饭菜都该凉了,我不放心,便过来看看。情情,方才笑什么呢?”他是担心她们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他虽不喜被这些政事缠生,可若她们母女有何棘手的,他也不介意替她们出出主意,当在远处听到花情的笑声时,他便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只是来都来了,便进来看看了。

“爹爹你看!”花情拿着第一剑的那两幅画递了过去。

男子轻盈地扬起嘴角,即便是笑,也是那般优雅,“何不命人将此画裱起来,悬于你房中,如此你便可日日如此开心了。”

“爹爹,你比花楼主更有才”,花情不得不感慨她爹爹真是全才,这种法子都能想得到。

“相公,我们去用膳吧。”说着,花芯便挽着男子的手离开了,花情也随后而去了。

“阿嚏,阿嚏……”第一剑一直喷嚏连声,奇怪,没着凉怎么就喷嚏不停。

“你怎么了,是在想谁,打这么多喷嚏?”是非从第一剑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有人想……阿嚏,我!”第一剑算是清楚了,自己那冰冷剑客的形象在是非面前是非破功不可。

“说真的,有谁会想你啊?就你这一副生人勿进的样,你真的想太多了。”是非丝毫不觉不好意思地否定者第一剑。

“东方辰言还有人想呢!”第一剑承认东方辰言比他高冷得多,那一身寒气就能让人从夏天一下回到冬天。

“人言哥哥那是美男子,独一无二,不一样。”在是非眼中东方辰言那绝对是长得最好的,就连她亲哥她都觉得不及东方辰言。

“是非,你该不会还在动东方辰言的心思吧,我警告你,东方辰言是雪凡音要的人。”看是非提起东方辰言那眉眼带笑的神情,第一剑真担心是非还记挂着东方辰言。

“放心,言哥哥还没你有趣,就教给凡音了。”树下是非单手托腮,嘟着嘴巴,大大的眼睛看着第一剑,似乎又发现了什么新鲜事,“听我哥说那花月楼是你的,快说说那是祖传的还是你从谁手中抢来的?”花月楼高手如林,是非一直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背后操纵着。

第一剑嘴角抽了抽,这东西有那么好抢吗?“与你无关!”

“也是”,是非略作思考状,起身,双手撑着石桌,与第一剑拉近了距离,低头从上而下看着坐着的第一剑。

贺州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鄢陵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贵阳哪的医院治癫痫病好
治疗牛皮癣昆明哪家医院好
陕西治疗男科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