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信息港

当前位置:

魔装 第五六五章 左使

2020/02/15 来源:普陀信息港

导读

魔装 第五六五章 左使苏唐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腰间,那一杖只是擦着他的衣服刺过来,裹挟的劲风竟然撕开了他的肌肤,留下一条深达寸许的伤口。

魔装 第五六五章 左使

苏唐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腰间,那一杖只是擦着他的衣服刺过来,裹挟的劲风竟然撕开了他的肌肤,留下一条深达寸许的伤口。司空错说得果然没错,大尊级修行者之间的战斗总是异常残酷,因为大尊的杀伤力已经接近圣境修行者了,但防御能力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那么,谁先疏忽、谁先失误,谁就可能要败北,再无机会翻盘。

而达到圣境的修行者,已完成了用神念淬体的过程,念由心生,变化万千,这时候便昭显出一种返璞归真、大道同一的趋势,他们的领域也变得犹如实质,但领域所笼罩的范围会大幅缩小。

两个实力相当的圣境级修行者爆发战斗,其中一个就算一动不动,只靠领域来抵挡,也差不多可以支撑住七、八次攻击,想打破对方的领域是非常困难的。

不过,圣境级修行者也有害怕的时候,譬如说,遇到了上古神念的袭击,或者,遇到了贺兰空相那样的巅峰期圣境修行者。

圣境走到巅峰,攻击力会变得异乎寻常的恐怖,所以当初的司空错只支撑几个回合,便立即认输了,幸好贺兰空相来魔神坛只是为了修行,不是为了杀戮,而花西爵却选择了死战到底,最后差一点变成了废人。

苏唐是能举一反三的,他马上想到,一些习练特殊灵诀的修行者,会随着境界的不同,造成实力的大幅波动。

最好的例子就是薛义了,薛义修行的是霸诀,霸体、霸气、霸拳三诀合一,在大宗师阶段,薛义的表现并不是很好,可一旦晋升为大尊,薛义的霸诀可以弥补大尊级修行者普遍存在的缺陷,攻如狂风,守如磐石,在大尊级的修行者当中,几乎可算是无敌的存在了。

当时的司空错听到‘霸诀,两个字,先皱了皱眉,随后也认同了苏唐的推理。

苏唐缓步走到那黑袍老者身边,那黑袍老者依然呆立不动,手中的大杖遥遥指向前方,摆着将要发起攻击的架势。

苏唐围着那黑袍老者转了两圈,用指尖在那黑袍老者的额头轻轻弹了弹,居然是血肉之躯,而且,他感觉到了体温。

苏唐皱起眉,转到那黑袍老者前方,凝视着对方的双瞳,那黑袍老者有缓慢的呼吸,血脉也在微微微微跳动,不过,他的双瞳却没有任何生机,就像是用琉璃制作的义眼。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苏唐沉吟片刻,随后走到那侍女的尸体傍,俯下身翻找着。

这位无名的大尊,出来得很仓促,身上没带什么东西,当然,只要占住了莫于山,该有的东西一样都跑不了。

苏唐发出了信号,片刻,主峰四周响起了喊杀声,七月的修行者听到撤退的号令,正往山外逃,与方以哲、闻香的人撞在一处,战斗立即爆发。

不过,七月的修行者无心恋战,首领已决定放弃莫于山,肯定是来了惹不起的强敌,而方以哲和闻香就是来抢掠杀戮的,斗志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这时,苏唐从那不知名的大尊身上扯下一块布,又用她的血写了几行字,绑在那黑袍老者的脖颈上,随后飘离莫于山的主峰,向一个方向追了下去。

袁海龙和洪牛的死,让苏唐立志要毁了往生殿,只杀掉一个七月七,意义不大,所以苏唐故意放那个中年人离开,全为了顺藤摸瓜。

那中年人全速在空中飞射,一口气飞出四百余里开外,最后落在河边的一处大院中。

苏唐一直在后方跟着,当那中年人落入大院后,苏唐也落在河边,此处距离那座大院差不多在二十余里开外,就算他全力释放气息,对方也没办法感应到他所散发出的灵力波动。

那中年人刚刚落下,便有两个人迎了出来,看到那中年人,一起躬身施礼

那中年人点点头,转身要往偏院走,突然看到一个面容清癯、穿着黄色麻布衣的老者从偏院中走出了出来,他愣了愣,旋即弯下腰,用惊讶的声音说道:“北单见过左使,您老人家怎么到这里来了?”

“星象生异,这天下恐怕要有一场大浩劫了。”那老者轻声说道:“总殿有令,各处月首都要放下手中的事情,马上返回往生殿。”

“您老何必亲自来呢?随便让个人通知一声就可以了。”那中年人说道。

“随便?”那老者轻叹一声:“上两个月,从总殿出来的使者,几乎有半数都被人截杀了,信鸽也失踪了不少,恐怕……已经有人盯上我们了。”

“使者被截杀?”那中年人悚然动容:“那岂不是说……他们已经知道往生殿的位置了?他们到底是谁?”

“应该是猜到了一些,但不敢冒险轻进,再不然……就是我们内部出了奸细,或者兼而有之。”那老者道:“总殿还无法出关,大家猜测,可能是司空错在报复,唉那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女人啊,上一次我就和司空太上说过,最好不要去惹她,但司空太上纠结过往,放不下啊……”

“总殿怎么还无法出关?”那中年人又问道:“司空太上不是说肯定能炼成那炉丹么?”

“丹是炼成了,但总殿沉睡得太久太久,生机几近断绝,所以还得休养一段时间。”那老者道。

“炼成了就好。”那中年人长长吁出一口气:“只是司空错?她有这么大的能耐?”

“司空错恐怕和蓬山那位联手了。”那老者道:“薛家自不用说,铁马惊雷萧家突然倒向了贺兰,司空错又有南家为助力,这一次恐怕是不太容易对付了。”

“只要总殿出关,他们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而已”那中年人冷笑道。

“呵呵,你……”那老者话没说完,脸色突然大变,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

“左使,您老……怎么了?”那中年人愕然问道。

“没事。”那老者摇了摇头,随后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怪我无能”那中年人露出苦笑:“莫于山应该是保不住了。”

“什么?”那老者愣住了。

那中年人便把苏唐打上莫于山的经过一五一十讲了一边,也讲了大批修行者围住莫于山的场面,最后道:“左使,蓝语灵加入我们往生殿的时间已经五年了,但……我感觉始终与我们有些隔阂,不愿出力死战。”

“她没有跟你一起来?”那老者问道。

“她应该是去阳明湖了。”那中年人说道。

“小色呢?”那老者又问道。

“我让她拖住魔装武士,应该要比我晚一些。”那中年人说道。

那老者沉默良久,突然道:“此地不宜久留,你现在就走,去五月洞等我

“现在?左使,我一口气赶到这里,总得稍微歇息一下啊。”那中年人显得非常吃惊。

首先,他已经提到了魔装武士,对方应该非常感兴趣才对,多少也要问一些东西,可是,对方什么都没说,直接让他离开。还有,他一口气赶到这里,灵力耗费极大,怎么也得让他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太不近人情了。

难道说……对方要把莫于山失守的事情,归罪到他身上?

但,尽可能保存自己的实力,这是总殿当初下达的命令。

倒不是他把自己看得太高,只要他还活着,用上几年的时间,他完全可以再建一个七月出来,死了什么都没了。

何况,这一次的敌人是任御寇的继承者、魔装武士,又是蓄谋的行动,非战之罪,他选择撤退是正确的。

“对,就是现在走”那老者道,随后用手指向左侧:“往那边走,有人在等你”

那中年人狐疑的向左侧看了看,他内心是不情愿的,但对方在殿中的地位比他高,只能服从。

“好吧……”那中年人再次露出苦笑,随着纵身飘上半空。

异变发生了,就在那中年人纵身而起的瞬间,老者突然伸手,一丛丛散发着黑色雾气的蔓藤从地下生长出来,缠住了那中年人的双手双脚,黑色雾气凝成一个球体,把那中年人裹在当中。

“左使,您这是何意?”那中年人愤然吼道。

“噤声”那老者喝道,随后慢慢飘到中年人身旁。

那中年人已经开始运转灵脉了,只要对方再露出不对,他便会抵死反抗,只是,那老者似乎没有恶意,面色凝重,用指尖慢慢探向他的后背。

片刻,那老者一点点把指尖缩了回来,他掌心中有一团雾气在旋转着,雾气当中又有一点绿芒。

“取个信鸽来。”那老者转身道。

很快,仆人拎着一只鸽笼走了过来,里面装着一只雪白的信鸽。

那老者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瓷瓶,扔给那仆人,示意仆人把瓷瓶打开。

仆人把瓷瓶打开,倒出一颗药丸,老者低声道:“给信鸽喂下去。”

那仆人依命行事,把药丸喂到信鸽的嘴中,只过了片刻

,信鸽的双瞳变得血红,本来洁白的羽毛居然散发出淡淡的红光,情绪也随之变得暴躁了,在鸽笼中撞来撞去。

那老者甩动手腕,雾气包裹着绿芒,正打在信鸽胸口,信鸽胸口处的羽毛似乎受到了污染一般,逐渐变得漆黑。

那老者拎起鸽笼,把笼门打开,信鸽立即从笼子里冲了出来,急速展动双翅,飞向高空,几息的时间后,信鸽已经变成了一只小小的黑点。

那老者一招手,禁锢着中年人的藤条开始缩回到地下。

“左使,那是什么?”那中年人不解的问道,他头上满是冷汗,刚才那一瞬间,他真以为对方是想让他来承担所有的罪责了。

“你不懂。”那老者摇了摇头,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北单,你告诉我,侵袭莫于山的,真的是魔装武士?”

“千真万确左使,您老信不过我?”那中年人道。

“不是信不过你,而是……太匪夷所思了两种极致的威能,怎么可能在同一个人身上……莫非,还有人躲在暗处?”那老者喃喃的说道。

“左使,您到底在说什么?”那中年人越来越糊涂了。

“北单,你见过那魔装武士出手吧?”那老者道。

“自然见过。”那中年人道:“小色说,现在的魔装武士恐怕还没有凑齐所有的魔装构件,正是除掉他的最好机会。”他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那老者的神色。

“可见过魔之翼?”那老者压根不理会对方的话,自顾自的追问道。

“魔之翼”那中年人顿了顿,随后想起在苏唐背后展开的巨大双翼:“见过。”

“那就不行了……”那老者轻叹道:“如果那魔装武士真的能修复魔装构件……除非是动用南家的枪阵,否则此天下再无人能困得住他了。”

“连您都不行?”那中年人呆住了。

“别说我,总殿都未必困得住他,除非是……”那老者想起了什么,眼神闪烁不定。

“除非什么?”那中年人追问道。

“算了,现在的星象太过诡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北单,跟着我回往生殿吧。”那老者叹道。

远方,苏唐正站在河边,一脸狐疑的看着前方,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就在那中年人纵身的瞬间,所感应到的画面突然变得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但是,感应并没有彻底消失,那中年人正在向远方疾飞,只不过速度要慢了一些。

“这么拼命赶路?为什么……”苏唐喃喃的说道,他拥有魔之翼,一口气飞出四百余里,都感到有些疲惫了,那中年人居然还在往前飞,就不怕灵气损耗殆尽?

是继续追踪呢,还是去袭击大院中那个老者?苏唐犹豫片刻,还是选择了前者,中年人执礼甚恭,那老者说不定是个入圣级的顶尖大修行者,当然,如果那老者追过来,他倒是不怕的,靠着魔之翼没有谁拦得住他,但如果发生近身缠斗,他再想走,应该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苏唐慢慢升起,环顾四周,在心中牢牢记下了周围的地貌,以后找到司空错那种级数的帮手,他还是要回来的。

下一刻,苏唐纵身飞起,向感应传来的方向飞去。

苏唐本以为,再追个一、二百里,对方就会力竭,然后找个地方休息,但万万没想到,这一口气便追出了千余里,一直到接近黎明,对方才停了下来。

苏唐是筋疲力尽了,幸亏,对方的的速度不快,他在路上有休息的时间,否则,他真怀疑自己能不能支撑得下来。

对方突然变得这么有韧性,苏唐百思不得其解,他想了多种假设,但后来又被自己推翻了。

譬如说,对方可能坐上了一种类似云车一样的交通工具,但速度过慢,和大修行者的速度差的太远,简直就是蜗牛,这样的交通工具没有任何存在的意

苏唐坐在一棵树下,一边闭目调息,一边感应着那个人,那个人自从落下之后,再也没动过。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到了中午,苏唐终于忍不住了,沉吟片刻,纵身跃起在空中,向着前方飞去。

过了一会儿,苏唐距离感应中的位置越来越近了,他故意把自己的气息全部释放出来,是想用自己的灵力波动把对方吓跑,但是,对方一丁点反应都没有。

苏唐感觉到不对劲了,他加快速度,飞到一座树林上空,低头观察了片刻,身形垂直向下落去。

苏唐撞开了枝叶,慢慢落在地面上,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感应中的地点就在这里,但草丛除了一只死鸽子外,什么都没有。

苏唐侧耳细听了一会儿,迈步向前走去,走出几十米余米远,脸上露出愕然之色,他慢慢转过头,感应没有错,就在他的身后

苏唐缓步走了回去,站在死鸽子旁,环顾左右,肯定就是这里了,但……

终于,苏唐的视线落在了死鸽子身上,接着慢慢俯下身,抓起了那只死鸽子。

鸽子死去的时间很久了,感觉不到体温,突然,苏唐猛然瞪大眼睛,他看到了一点绿芒。

就在这时,鸽子胸前一团黑色翎毛砰地一声炸开了,翎毛化作无数极小极小的黑点,向苏唐扑来。

苏唐本能的感应到恐怖危机,他立即张开领域,试图把那些细小的黑点全部隔绝在外,不过,那些黑点拥有极其恐怖的穿透力和腐蚀力,完全无视他的领域,纷纷扬扬飘了进来。

苏唐大惊,下一刻,他胸前突然绽放出无数道金光,令箭中蕴藏的上古神念,不受控制的涌出来,扫向那些黑点。

嗡……如果说那些黑点是一群群的蚊虫,那么令箭喷洒出的光幕就是最有效的杀虫剂了,光幕扫过之后,黑点纷纷飘落下去。

紧接着,地上的草丛一片片变成了黑色,然后象活了一般,疯狂的挥舞着狰狞的枝叶,但只是持续了几秒钟,枝叶又变得枯萎了,彻底失去生机。

“这到底是什么?”苏唐惊骇莫名,幸好他怀中藏有君令,否则肯定会吃上一个大亏。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