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信息港

当前位置:

紫极天下 第两百零二章 王紫的新衣【二更】

2020/01/16 来源:普陀信息港

导读

紫极天下 第两百零二章 王紫的新衣【二更】归鸿躺在床上,听着隔壁传来的对话,睁着眼睛看着床顶,云泽就坐在不远处的太师椅中,说不出什么感

紫极天下 第两百零二章 王紫的新衣【二更】

归鸿躺在床上,听着隔壁传来的对话,睁着眼睛看着床顶,云泽就坐在不远处的太师椅中,说不出什么感觉,没有嫉妒,这个词在归鸿的字典里同样没有。请大家看最全!

归鸿在追王紫的过程充满了耐心,虽然看起来他好像从来没有追过一样,可事实并非如此,从天极图被王紫契约那一刻起,归鸿已经知道王紫的存在,随着王紫修为的增长,归鸿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到最后完全现形。

只要他想,他就可以窥探王紫心中所想,因为她太弱了,即便他堂而皇之的翻看她的记忆,她也不会有丝毫察觉,可他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他还没有无趣到那种地步。

他在关注着王紫的成长,因为他还指望她争气一点,能早一点将力量积累起来,他也好早点出来,当然,用的方法并不光彩,他可以夺舍,他以前经常这么做。

可后来,他渐渐放弃了这个打算,因为王紫的表现让他喜欢极了,喜欢她哭,喜欢她笑,喜欢她痛,喜欢她残忍,喜欢她坚韧,唔……还有,喜欢她呻吟,喜欢她求饶,虽然那都是在别人身下。

他明明可以很早就出现,他知道王紫想要的是什么,也许他可以更轻易的得到王紫,可那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一个更耀眼的王紫,更幸福的王紫,他想他的观点一定跟九幽不谋而合,所以才能平静的看着王紫身边多了一个又一个爱人。

归鸿转眸看向云泽,那眼神淡淡的,“她对每个人的爱都是真的,不分伯仲。”

云泽微微动了动眼皮,没有说话。

归鸿继续仰头看着死板的床顶,他知道云泽在听,“在没有被天极图封印的时候,我眼里有过很多东西,永恒星盘,冥界,天连方,宇宙……在被天极图封印,一直到王紫契约天极图之后……我眼里就只剩下一个人。”

这个人是谁,无需多言。

“我知道,你也是。”

半晌,静默的空气中再次响起归鸿低沉的声音,却引得云泽掀开了那敛下的眼眸,那双淡漠到几近无情的眼睛闪过很复杂的情绪,有迷惘,有惊骇,有狼狈。

归鸿没有再说什么,云泽却是呆坐了许久,安静的气氛流淌在屋内,渐渐的有些压抑,云泽忽然站起身来,一向连战斗都华丽而优雅的云泽却是险些带翻了身后的椅子,那‘噔噔噔’的声音在此刻显得有些刺耳,它似乎在提醒着云泽,他的心乱了。

“我要闭关。”云泽面色平静,可语气显然有些强撑的镇静。

“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归鸿只淡淡的提醒。

云泽走向门口的步伐一顿,没有再走门,挥袖化出虚空之门,踏破虚空离开了。

……

“小紫。”

王紫刚刚走上七楼的旋梯,夏筱莲温柔的声音传来,王紫看去,却见夏筱莲就站在她门口,好像在专门等她一样,面上带笑,她的气色好了很多,王紫快走几步迎了上来。

“娘亲,怎么不在房间里等我?”

夏筱莲却是拉着王紫的手走进房间,面上的笑似乎还带着些神秘的味道,“我也是刚刚出去,有东西想给你。”

“嗯?什么东西?”王紫意外,一时间也很好奇,夏筱莲一直将她带进里屋,站在床边,却见床上整整齐齐的叠着几件衣服,看着夏筱莲有点鼓励和期待的看着她,王紫的眼眸渐渐睁大,伸手拿起了那件外衣。

是一件白色的衣衫,质地非常柔然,衣摆处绣着粉色的桃花瓣,而镶边的地方都是用粉色的针线勾勒出精美的图案,腰间是一条镂空的粉色腰带,王紫第一眼看到便很喜欢,简单大方,她有些惊喜的看向夏筱莲:“这是给我的吗?”

夏筱莲则笑着点头,王紫嘴角的弧度不受控制的上扬起来,呆呆的看着手里的衣服许久,直到夏筱莲催促,“小紫,换上试试啊。”

“唔,这就换。”王紫点头,以前的衣服穿在身上还是有些大了,但是也还可以穿,青璃会给她炼制新的衣服的,没想到娘亲先给她做好了。

王紫换上了她的新衣服,在某些时候王紫的自理能力很弱,应该说她对自己的衣着品味没什么要求,只要舒服方便就好,第一世的时候有九幽给操心,后来到了修真界后更不用她操心了,有很多人都会给她准备好。

王紫没有孤芳自赏的时候,所以多数时候她甚至不知道有些人看着她狂热而爱慕的视线是因为什么,人靠衣装,王紫本就越来越耀眼,若是再稍稍注重一下打扮,效果往往是具有毁灭性的,为什么这么说,这在曾经也是有过例子的。

当初青璃只是心血来潮给王紫炼制一套很华丽的衣裙,按照青璃的说法,那件衣服很保守了,几乎什么都没露,只是腰间变成了镂空,只掩着一条白纱,袖子变成了中袖,缀上了带着铃铛的流苏,裙子有一点点开叉,小腿也只是露了一小截。

脚踝处带着铃铛,有一点点异域的感觉,青璃当时很喜欢,很满意,王紫并没有在意,而当时王紫正好在魔界,记得上朝那日朝堂之上一个个鼻血横流还不停出错的朝臣,王紫的神色越来越不好,只当朝臣玩忽职守,没有做好她吩咐的事情。

当下散了朝还处罚所有人去西诀处领罚,当她心情不太美丽的返回去的时候,自家的男人们也是那副模样,而后来嘛……听说魔王大人五天没有踏

说魔王大人五天没有踏出房门,而朝堂上诸位位高权重的大臣不知犯了什么打错,竖着上朝,两天后被自家仆从横着抬出来,听说是被处以非常严酷的刑罚,此后休朝十五日。

王紫并不知道那一次自家男人的反常是因为什么,而且此时她似乎也将那件事情忘记的一干二净了,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兴奋的在试她的衣服了。

那衣服很合身,关键是有些细节只有在穿好的时候才能看出来,中衣是一件开叉的白色裙子,显然是专门配合外面的衣服设计的,那开叉的地方一直延伸到大腿的地方,而外衣是用很别致的对扣斜着扣上的。

那对扣只到腰间,系上腰带之后下面就是裙子,而且是开叉的裙子,袖子只到小臂,显的有些俏皮。

夏筱莲也欣喜的左看右看,她很满意王紫穿上的效果,白色带着无与伦比的仙气和王紫独有的清冷,那粉色却显得有些旖旎,裙子的开叉让那笔直的长腿若隐若现,有着这个年纪该有的俏皮。

王紫很喜欢,真的很喜欢,她一直在低头试图看清楚自己的穿上是什么样子,不是因为这件衣服客观上多好看,而是在她拿到这件衣服的时候,那细密而用心的针脚便让她意识到,这件衣服可不是炼制的,而是夏筱莲亲手为她缝制的,这是娘亲给她的第一件礼物!

“娘亲,我很喜欢!”王紫心里很激动,可她从来不会做出太过夸张的举动,她只是用那双几乎发着光的墨眸看向夏筱莲,夏筱莲也正高兴,看到王紫那异常明亮的眼睛却是狠狠一滞。

她的小紫很激动,很高兴,她何尝不知道王紫从来不在乎这些外在的东西,冥王在帮王胤天疗伤,夏筱莲本想做些别的事情让自己的转移一下注意力,想到王紫身体长大之后衣服不太合身就动手做了一身。

本该是很平常的礼物,可如今看到王紫的眼神,夏筱莲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竟然是她为王紫做的第一件衣服,她一直觉得亏欠王紫,等再见到王紫的时候她已经是那么强大,她几乎没有什么可以为她做的。

她也从来不曾想过,就是这样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却能让王紫如此惊喜。

夏筱莲背过身假装整理了一下床铺,实则悄悄的擦了擦差点控制不住的眼泪,这些天她的神经似乎变得异常敏感,深深呼吸,她不能让王紫发现异样。

“小紫喜欢的话娘亲可以再多做几件,看来娘亲的手艺不减当年,还是拿得出手的。”夏筱莲笑着说道,转身看向王紫,却见王紫正在脱身上的衣服,而且颇有些小心翼翼的,夏筱莲顿时疑惑,“怎么不穿着?”

王紫却有些踟蹰的笑道:“这是娘亲缝的,我打打杀杀会坏掉的,我舍不得穿,以后再穿吧。”

这番话王紫说的直接,可险些让夏筱莲当场哭出声音,上前一步扣住王紫的手,将她解开的扣子重新扣上,有些哽咽的说道:“傻孩子,有什么舍不得的,这一件坏了还有新的,娘亲给你做很多很多衣服,你一辈子都穿不完。”

王紫伸手抹去夏筱莲的眼泪,“娘亲,你怎么哭了?”

“没什么,娘亲这是高兴的。”夏筱莲说着,将王紫按在了梳妆台前,取来梳子细细的梳理王紫的长发。

王紫从镜子里看着夏筱莲有些模糊的影像,什么都没说,她以为夏筱莲又响起了王胤天,冥王是去取王胤天的魂息了,而她只能在夏筱莲面前谎称是去疗伤,她不愿对夏筱莲一直说谎,一次就够了,所以此刻只能保持沉默。

本书来自:

贵阳长峰医院预约挂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咨询电话
包头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怀化治疗妇科费用
牛皮癣治疗汕头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