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赤月传说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普陀信息港

导读

大唐贞元十二年,帝都长安。  “醉也不归”楼是西城的一间酒楼,比邻翠微,背倚宫城,向来便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此时节正是晚春,翠微湖两岸繁

大唐贞元十二年,帝都长安。  “醉也不归”楼是西城的一间酒楼,比邻翠微,背倚宫城,向来便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此时节正是晚春,翠微湖两岸繁花凋尽,郁青竞秀。一艘画舫缓缓而过,暖风酥软,轻歌呢喃,一行鸥鹭排成一字,飞天而去。  相比于湖上的静,酒楼内却是热闹非凡,一个满脸邋遢的道人将酒碗一搁,道:“真是越来越不成话了,想那‘飞天剑侠’顾晓生何等狂妄,横行长安十几年,谁能想到这会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坐在道人对面的一个白面书生冷冷道:“可不是,要说顾晓生多行不义,死不足惜,城北黄潮生仗义担当,江湖上任谁提起他,都要伸个大拇指,赞一声‘英雄’。只因他自称‘京城侠捕’,这‘’二字犯了那人的忌讳,便被重伤残废,恐怕终此一生都不能动武了。”  道人狠狠灌了一杯酒,道:“还好我胡某人有自知之明,不敢妄称,要不然,这会儿恐怕不能与老弟你在这里喝酒了,哈哈。”那书生正色道:“胡大哥此话差矣,急人所难,行侠仗义,乃我辈习武之人应尽之本分,难道就因为那海东来武功盖世,便任由他倒行逆施,杀尽天下英雄么?”  那道人叹了一口气,道:“李兄弟任侠血性,贫道十分佩服,但若你知道那海东来到底有多可怕,恐怕也不会说出这般豪言壮语了。天下英雄,嘿嘿,海东来入主长安,执掌内卫以来,谁还敢自称是英雄?”  书生面皮涨红,忍不住道:“海东来到底有多可怕?胡大哥,难道就没有人管得了他么?”  那道人嘿然道:“血海滔滔,赤帝东来。天子脚下,敢自称赤帝的,岂是池中之物?别说京城,只要是内卫权利管辖的地方,他海东来都要插上一手。五年前还是海东来刚刚执掌内卫,我随先师去往善觉寺参加弘悟大师的主持接任大典,那时节我还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江湖之中,除了师父,我的武功不弱于任何人,没想到刚刚到善觉寺不久,先师与寺内高手弘方禅师切磋武功,一招一式下来,竟然占不到任何上风,我才始知自己实在是坐井观天。而善觉寺住持弘悟禅师的武功,据说远远高于师弟弘方,素有‘江南掌法’之称。”  “那一日我师徒二人与众宾客一道参加住持的接任大典,弘悟禅师在江湖上名望极高,来了不少江湖豪客,前面倒也顺利,快要结束时,忽然,一个红衣红伞的男子从天而降,大大方方的走进场中,说:‘听说你号称江南掌法?’弘悟大师谦冲笑道:‘那是江湖朋友抬爱,这位施主若是观礼,还请上座。’那人却冷哼一声,道:‘弘悟,你的事本来我没兴趣,但你这个外号中二字大干我的忌讳,须得改一改。’弘悟问道:‘施主是谁,不知老衲何处得罪过施主?’  那人笑道:‘你既然号称江南掌法,相必是在掌法上有独到造诣了?’这话一出,即便是个傻子也知道此人是专程来捣乱的,弘方禅师脾气暴躁,个忍不住,跳出来道:‘你是哪里来的?敢瞧不上我善觉寺的掌法,便让老僧前来领教领教!’弘方一出手就是他的成名绝技‘红莲九式’,我曾亲眼见过弘方曾用这路武功与师父拆招丝毫不落下风,便有心多瞧了几眼。”  那书生李升明知海东来不会轻易落败,但还是忍不住问:“结果如何?”那道人苦笑道:“没有人看清海东来怎么出的手,弘方便倒在地上不能爬起了。”李升一跳而起,道:“怎么可能?”那道人道:“是啊,怎么可能?当时在场的不乏江湖上的武功好手,都是觉得不可思议,弘悟也终于坐不住,起身道:‘阁下若是对老衲这江南掌法的外号有意见,老衲大可不用便是,你也犯不着伤人性命吧?’  在场诸人听了,均觉有理,这人一来便以武力压人,须知弘悟武功之高,江南武林也是有数的人物,更何况在场还有众多武林同道,这人孤身前来挑战,岂不是找死么?那人却道:‘弘悟,你也不用故作大方,你做的那些事,瞒得了天下人,须瞒不过我。十二年前杭州有一家大户小姐未婚先孕,投河自尽了,这件事你应该不会不记得吧?’弘悟禅师脸上惊色一闪而逝,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那人笑道:‘如此,你便领死吧!’  弘悟冷然道:‘你到底是何人?未免管得太宽了吧?’那人冷冷道:‘内卫右司,海东来。’弘悟脸色紧绷,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内卫的走狗。’再不多言,长喝一声,一掌劈出,当时就有人惊呼:‘惊鹤掌法!’这是弘悟的成名武功,江湖上大大有名,却没有几人亲眼见过,海东来却似没瞧见一般,弘悟用掌法,他也用掌法,只是没那么多花巧,直来直去,与弘悟禅师连对了一十六掌。”  李升忽问:“海东来使用的是什么武功?”道人摇头,道:“不知道,当时只见弘悟对了十六掌,便倒退了十六步,忽然全身血液沸腾,似火烧一般,额头出现一道血痕,猛然喷出一口血,眼见不活了。当时场上人虽多,却都被海东来的气势镇住,谁也没敢对他怎么样,任由他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善觉寺。”  “李兄弟,做哥哥的也不怕你笑话,当时我见了海东来,简直吓傻了,这海东来简直不是人,是妖魔,是鬼怪!”李升却似没听见,只喃喃道:“血海滔滔,赤帝东来……”  忽听邻座一人笑道:“兄台相必是真的被那海东来吓破了胆,海东来未必便如传闻中那么可怕。”道人闻言,不由起身道拱手道:“阁下是哪一位?”邻座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人一举酒杯,道:“尊兄请了。”踱步过来,来到二人桌前坐下,道:“在下卫尉寺赵之林。”李升心中便是一凛:“久闻卫尉寺一向不与江湖人往来,这赵之林什么来头?”忙道:“在下李升,这位道长是松风观的落尘道长,俗家姓胡,是我结拜大哥。”  赵之林点头以示见过,道:“适才听二位提及那内卫海东来,想必二位对此人知之不详。”李升道:“哦?”李升嘴里不说,心中却暗道:“卫尉寺与内卫素来水火不容,难道海东来也得罪了萧大人?”不由得暗中称快。  赵之林淡淡道:“兄台说起那海东来嗜杀成性,格毙弘悟禅师,在下并未亲见,但顾晓生之死,却并非江湖传闻那般。”落尘道长浓眉一轩,问:“难道此中还有文章?”赵之林不阴不阳的一笑,道:“内卫仗着圣上信任,素来喜欢以多为胜,未达目的不择手段,据我所知,顾晓生死的时候,海东来至少派出了九个内卫高手。”  李升问:“海东来没有出手?”赵之林道:“据说顾晓生不知因何原因误打误撞闯进了一间被封死的黑屋子里,正巧碰到海东来在练什么邪功,一下子走火入魔,不但没有杀了顾晓生,反而被顾晓生打成重伤,海东来一怒之下,派出内卫九大高手围追堵截,好不容易才杀死了顾晓生。”  “这可奇了……”落尘道:“那顾晓生的本事我虽没见过,但也未见得高过善觉寺的弘悟禅师,难道说这海东来的武功越练越退步?”赵之林微微一笑,道:“那倒不见得。只是家师萧大人知晓此事之后,只说了一句话。”落尘明知赵之林是惹他发问,仍然忍不住道:“什么话?”  “海东来要不是武功未臻绝顶,便是生来便有病!”赵之林眼眸中精光一闪,拍手道。李升道:“这却从何说起?”赵之林道:“几日前‘千手神盗’被杀,死相凄惨,全身滚热,额头有血痕,正是海东来的手笔。由此可见,此人的武功高的时候高得出奇,但也有使不出武功的时候!”  李升点头,道:“听起来似乎有几分道理。嘿嘿,长安城里有多少人想杀了此獠而后快,这下算是有机会了!”“那也不见得。”赵之林喝了一口酒,道:“海东来的身世身份均是内卫绝密,外人想要得知,无异于登天。海东来入主内卫以来,想杀他的人不计其数,却无一成功。此人不仅自大成狂,亦且权势滔天,身边有无数内卫保护,想要杀他,谈何容易?”  落尘透出一股子失望,道:“难道就没有人刺杀成功过?”赵之林摇头叹道:“海东来在长安城还有一个外号想必你们都知道吧?”李升道:“长安无首。”赵之林道:“不错!海东来进入长安五年,长安城中再无武中魁首。据说长安城里号称武功的都被他孤身斩杀,偌大帝都,几乎成了内卫的天下,哪里还有势力敢与海东来一抗?”  落尘叹道:“要是夏云仙还在长安就好了!”一时间众人都不说话,李升劝道:“胡大哥慎言!夏云仙乃朝廷钦犯,抓住是要杀头的!”落尘脸上一红,道:“我只说说而已,说说而已。”  “朝廷钦犯,未见得罢。”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三人一惊,回头望去,却见不远处坐着一个满身绸缎的老者,阔绰大气,正悠悠品着茶。落尘脸色一变,问:“老头儿,你什么意思?”那老者摇摇头,忽然起身,丢下一锭银子,慢慢走了出去,末了,一阵苍老的声音传来:“一个是大唐游侠,一个是当朝天子,怎么会扯上关系?不懂不懂……”  落尘还待追问,赵之林却一叹,道:“你惹他干什么,你可知他是谁?”李升问:“这老人是何来历?”赵之林神色郑重,道:“你听说过长安天府么?”落尘吃惊道:“他便是宇文录?”赵之林不置可否,狠狠灌下一杯酒。  李升问:“天府是什么地方?”落尘解释道:“素闻长安城里有一处消息灵通之处,掌握着整座长安城里的消息要闻,这些年也曾有不少人到天府打探海东来的缺点,但海东来如今却仍然好端端的活着,反倒是刺杀的人一批接着一批的死去。只是……这宇文老先生和夏云仙有什么关系么?为什么我们提到夏云仙,他这么在意?”  赵之林沉吟一会,摇头道:“这却不知了。”    上阳宫。韦贵妃正端坐在金殿之上,殿内金碧辉煌,流光溢彩。一名女将直奔殿内,见了韦贵妃,行礼道:“卑职禁军统领月霜行参见娘娘。”韦贵妃手轻轻一抬,含笑道:“月统领请起。”  月霜行抬起头来,问道:“娘娘找我?”韦贵妃起身,道:“近些日子陛下国事操劳,龙体多有不适,咱们做臣子的,自当多为陛下分忧。月霜行,这些日子长安城可有什么大事发生么?”  月霜行道:“托陛下和娘娘的洪福,近日以来帝都生平,百姓安居乐业,一切安好。只是……听说城北捕快黄潮生被内卫右司的海大人打成重伤,卫尉寺萧大人以此大做文章,说要向内卫讨个说法。”  韦贵妃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觉得海东来此人如何?”月霜行道:“卑职不敢妄言。”韦贵妃笑道:“你我之间,有什么话不能说的?”月霜行沉吟道:“海东来狂妄自大,贪权敛财,执掌内卫以来得罪过不少人。”  韦贵妃点头道:“内卫的主要职责是保卫陛下的安全,怕的就是与朝中大臣勾结,一旦势大,便不可挽回。海东来得罪朝中大员,未尝便是坏事。”月霜行道:“娘娘高瞻远瞩,果然圣明。但有一句话,卑职不知该不该说。”  韦贵妃笑道:“但说无妨。”月霜行道:“海东来利用职权之便,大肆清除异己,把长安城搞得乌烟瘴气,习武之人人人自危,长此以往,恐终非好事。”  韦贵妃“嗯”了一声,道:“自内卫总统领窦泉一年前病逝,海东来在内卫的势力便无人能治了。左司李铣老迈庸弱,虽说总统领一职一直悬空,但实际却是海东来一手把持。京城不比边关,什么都可以乱,内卫是保卫陛下安全的一道屏障,绝不可以乱。月霜行,我跟陛下奏请过,决定派你出任内卫总统领一职,好让海东来打消贪念。同时也希望你好好管束海东来,别让他胡作非为。”  月霜行一惊,行礼道:“娘娘,卑职怕不能胜任。”韦贵妃笑道:“官拜羽林中郎将,这可是陛下亲封的,月霜行,你不必谦虚,海东来不比常人,我思来想去,恐怕也只有你有能力约束他。”月霜行道:“谢陛下娘娘天恩,卑职定当不负重托。”  韦贵妃道:“好,你也不必耽搁了,即刻上任,禁卫那边会有人与你交接,你下去吧!”月霜行便告退了。  月霜行走马上任,不敢耽搁,立即派出亲信打听海东来的动向。不过一日,便有下属回报:“听说骠国来了一个叫苏云棠的,知道了海大人的所作所为,义愤之下主动找海大人挑战,时间就在三日后的天香楼。”(按:苏云棠乃苏决之父,实际上已于十五年前跟随大将军迦罗娜造反被迦罗娜出卖被杀,此文发生时间为《舞乐传奇》前五年,苏云棠实际上早已死去,此处为了人物情节重复利用,与原著不符处姑且担待)  月霜行问:“还有吗?”亲信道:“还有就是长安城里的一些江湖人士听说此事后格外振奋,由卫尉寺执事赵之林牵头,广邀天下豪杰,在天香楼对面的沉云阁大摆筵席,为苏云棠助威。但属下以为,这恐怕是卫尉寺萧大人怕苏云棠对付不了海大人,想借助江湖势力来借刀杀人。”  月霜行眉头一皱,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共 47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尿路感染的预防措施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治癫痫医院怎么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