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信息港

当前位置:

埃及作家代表团访问上海作协“毕业”

2020/03/27 来源:普陀信息港

导读

(资料图:世界“新七大奇迹”)长城参选“世界新七大奇迹”,得了第一名,付出的努力不小,但羊肉没吃着,反惹一身臊。埃及金字塔不为利诱的高贵

(资料图:世界“新七大奇迹”)

长城参选“世界新七大奇迹”,得了第一名,付出的努力不小,但羊肉没吃着,反惹一身臊。埃及金字塔不为利诱的高贵气节,显衬出我们的渺小与庸俗,很多人为长城趟了这么一池混水而觉羞辱。

事情的生发与埃及古文物最高管理文物委员会有关。要不是他们“不屑”,断不会有我们的“酡颜”。有人因此大做文章,向埃及金字塔致敬,认为他们的自信饱满简直令我们无地自容。埃及的“不屑”让我们明白,“新七大奇迹”评选是纯洁的商业活动,基金会用短信、纪念品、门票、转播权导演了1出“体面”的颁奖仪式,耍了21个“新奇迹”入围者,但只有埃及成了唯一的聪明者。长城卷入这场选秀活动,自贬气质,不自信的心态使人蒙羞。

用埃及的不屑批驳长城屁颠屁颠申请“新七大奇迹”的人,称的上金字塔的fans。他们不吝赞美,把埃及榜样化、崇高化、神圣化,对中国长城学会不争气的表现简直要甩上几拳。客观地说,这类恨铁不称成钢的比较多少可以促进长城保护单位自省,让国民认清自己不自信的顽性,但金字塔的fans仿佛忘了形。埃及拒绝商业选秀的引导,其实成绩了另外一番名声,它乃至取得了比“新七大奇迹”更多的关注。

七个不动产分享打折的名声,而埃及却独享毫无瑕疵的魅力与气质,如果这是一种获得名声的策略,埃及可谓天才。对埃及的谢绝行动,我们固然可以来一个“金字塔礼赞”,乃至用它去嘲笑“新七大奇迹”集体无知。但是我们一样要问,埃及可以拒绝商业选秀,那它会不会拒绝官方选秀?旅游可以是商业行动,也可以是官方行动,埃及可以因谢绝商业选秀而保持清纯,但能不能也会因谢绝官方选秀而保持清纯?

在商业与官方带给文化遗址的危害方面,后者其实更值得警惕。商业有时其实不罪恶,它一样有理性,商业理性在于为了资本盈利的连续性,它需要展现基本的信誉,这表现在保护遗址不受破坏,对人工开发的公道掌控,保持生态原貌,等等。而官方也有可能为了开发遗址的价值,而疏忽保护,或为了照顾遗址的原生态,干脆不管不问,任由它消失。别国的情况尚不清楚,单以中国论,我们根本无资格说“新七大奇迹”评选商业味太重,所以应当谢绝。反对商业化,也应当反对官方对遗址进行垄断,实行过度开发,反对商业化,也要反对官方把遗址当作个人珍品,国人不得入内的关门主义。

拒绝有时是一种美德,但这类美德却有限度。在谢绝获奖的道德美感方面,埃及谢绝之举乃至没法与让·保罗·萨特相比。萨特在1964年《拒领奖声明》中写道“我的谢绝并不是是一个仓促的行动,我一向谢绝来自官方的荣誉。一个对政治、社会、文学表明其态度的作家,他只有应用他的手段,即写下来的文字来行动。作家应该谢绝被转变成机构,哪怕是以接受奖这样令人尊重的荣誉为其情势。我不愿被机构化,不管东方或是西方。”

几近可以猜想,如果是商业评选,萨特也会谢绝,倒不是由于商业评选低级,而是由于机构化不是官方的特产,只要是奖项批发商,不管商业或官方,萨特都会选择逃离。商业和官方都有自私性,都有将人和事物工具化的可能,我们要保持独立和自由,保护自己不被破坏,理应谢绝一切让我们工具化的可能。

埃及谢绝“新七大奇迹”评选,也许可以映衬出我们的浅见,但并不是就是对遗址人文情节的宝贵坚守。不论是不是在官方那里挂号,那些承载了人类文明印记与历史沧桑的遗址都应进入人们的视野,被景仰与尊重。
[稿源:红网]儿童止咳化痰安全用药
四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吸收不好长不胖怎么办
优卡丹对咳嗽有用吗
标签

友情链接